lof开屏,我收获了爱情o(≧v≦)o

给我们三三疯狂打call!!生平第一次收到视频啊(热泪盈眶)双手奉上无数小❤️❤️~o(≧v≦)o

贰叁:

小丑×北宇(病娇无脑黑车)




本来是想根据小丑不丑这篇文做一个mv,因为素材实在不够所以改了设定TAT


赠 @花九 一辆小破车顺便催更嘎嘎~

问:回复粉丝都对仗工整,是不是有强迫症


lg:我还好(笑出褶子)



嗯?????????


好的大哥,知道了大哥,有强迫症的是那谁我知道了,真的




看来还有姐妹没有理解到君君的可爱!转一发君君大可爱的简介,君君是北北大学时期的舞台剧角色哦,超级无敌的大可爱~

果子狸吃派:

这是我们的君君呀!!!我们的大可爱君君呀!!!!怎么可以不认识大可爱君君呢!!快眼熟这个大可爱呀!!!!!

奶茶店

祝我们A气爆表的 @顧煙堂 顾老师生日快乐!!!天天开心!!!


答应的傅成勋和君君小甜饼双手奉上!食用愉快~~~




顾老师有一家很喜欢的奶茶店,店名就叫奶茶,名字简单直接,奶茶独特又好喝,最重要的是,有一个俊俏的小哥,性格可爱的俊俏小哥也有一个可爱的名字叫君君。

 

奶茶店里只有君君一个人,所以经常有忙不过来的时候,顾老师就好奇的问过君君为什么不找人帮忙,可爱的小老板有些害羞的点着手指说这家店只招老板娘。

 

顾老师愣了一瞬,被小老板那脸红的娇俏模样萌的大脑一空,转而打趣道,“原来这是嫁妆啊。”

 

小老板被说的脸更红了,跺着脚反驳说才不是嫁妆是聘礼!然后把奶茶塞进大笑的顾老师手里,撅着嘴躲工作台后面去了。

 

此后顾老师就时不时的用这话题调笑君君,每每惹的君君满脸通红的跺脚不理她,她就觉得这一天的疲累都不在了。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顾老师下了班就奔向了奶茶店,远远的就看见奶茶店被围堵的水泄不通,人数超过了往常的一倍。

 

仗着恨天高地优势,顾老师越过里外三层人墙,看见君君穿着粉色毛衣,外罩着粉色的兔子围裙,正笑吟吟的摇动着手里的奶茶,依旧是甜过蜂糖的可爱。

 

顾老师一头问号,虽然今天的君君更甜了,但是着超标的人群也太奇怪了吧?

 

紧接着顾老师就看见工作台后面转出来一个人,剑眉星目挺鼻薄唇,真真是温润端方芝兰玉树,即使围着棕色的小熊围裙,也丝毫掩盖不了那人的君子模样。

 

然后她就看见那君子端着一篮红彤彤的草莓站到了君君身边,手指捻起一颗草莓细心的去了蒂,抬手就无比自然的喂进了君君嘴里,后者也是侧着头就着那人的手吃了进去。

 

顾老师以自己可以媲美狙击手的视力发誓,她看见那禽兽的手指碰到君君的舌尖了!

 

人群里在那瞬间爆发出了足够造成噪音污染的尖叫声。

 

不出意外的吓到了胆小的小老板。

 

顾老师敢再次发誓,她看见那个禽兽在尖叫声中揽住了君君的小细腰往怀里按!眉眼间更露出一丝不耐,转瞬即逝。

 

顾老师眨了眨眼,面无表情的表示:她的两米长剑呢!有人要拱她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水灵小白菜!

 

君君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在一双双冒着绿光的视线里挪开了距离,那禽兽也顺势收回手去摆弄台上的奶茶,眨着一双大眼睛无辜的好似三岁孩童。

 

顾老师表示:哟,小孩子家家的还有两幅面孔啊!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顾老师挽起袖子就往人墙里扎。

 

再看另一边。

 

奶茶店里的工作空间容纳一个君君尚可,但再容纳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就有些挤了,两人在动作间不是蹭到就是撞到。

 

然后在再一次的差点撞进那禽兽怀里的时候,君君拍了拍他的手臂,“成勋啊,你帮我从仓库里再拿些柠檬出来,还有拿一盒昨晚刚买的坚果。”

 

那禽啊呸,是傅成勋笑着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奶茶杯递给君君,转身进了后台。

 

君君喘口气,手脚麻利的把奶茶装好递给顾客。

 

下一个就是经常来奶茶店的附近大学的学生,小姑娘满脸红光的看着君君,叽叽喳喳的问起话来。

 

“君君小可爱,刚刚那帅哥是谁啊?”

 

君君早被调戏惯了,脸不红气不喘的回答,“他是我新招的员工。”

 

“那他叫什么名字啊?”

 

“叫傅成勋。”

 

“那小可爱小可爱,他是不是喜欢你啊?”

 

君君瞬间红了耳根,连连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没有没有,你不要乱说!”

 

小姑娘看着他的模样更兴奋了,“那你喜欢不喜欢他呀?”

 

君君的脸更红了,“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说话,喜欢那也是朋友间的喜欢。“

 

“嘿嘿,我觉得你们很般配哦!“小姑娘话音刚落,身后的一群人立即附和起来。

 

“君君,这个放哪里?”傅成勋端着两个大箱子走了进来,吓了君君一跳。

 

“你,你怎么把整箱柠檬和坚果都端进来了!”君君赶紧让开身子,让傅成勋把箱子放到工作台后面,满脸无辜,“不是你说要拿的吗?”

 

“我是让你拿几个柠檬和一小盒坚果啊成勋。”君君双手比了个小盒子的大小。

 

傅成勋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转身要端起那俩大箱子,“那我拿回去。”

 

“别别别,拿都拿过来了就不要再拿回去了,你不累啊。”君君赶紧抓住傅成勋的手臂阻止这人浪费体力,复又指着一旁的大铁块道,“你和我一起把这个保险柜挪一下腾点地方。”

 

“好。”傅成勋点头应下,两手抱着保鲜柜一使劲儿就抬起来挪开了二十公分。

 

“这样行吗?”傅成勋回身看向君君,脸上笑容依旧,额角滴汗不流。

 

君君还保持着伸手的姿势,半张着嘴愣在了原地。

 

傅成勋歪了歪头,“君君?”

 

“woc!!!!!这什么大力怪啊!”

 

君君表示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啊!

 

总算回神的君君在人群的尖叫声里又想起了现在是工作时间,他这样晾着这群上帝怕不是要倒闭了。

 

然而这群上帝似乎也没有很在意奶茶的样子……

 

君君拍了拍傅成勋的手臂,“没事,就这样很好,那你帮我装袋吧。”

 

傅成勋乖巧点头。

 

目睹一切的小姑娘已经两眼冒星光,亮闪闪的看着傅成勋,激动的声音都变了调,“帅哥,你好厉害啊!你要不要考虑做小可爱的男朋友?”

 

“你,你别瞎说!”在一边调奶茶的君君急忙打断那小姑娘的话,却不想惹来人群里更大的起哄声。

 

“哎呀小可爱脸红了。”

 

“小可爱别害羞啊~”

 

“就是就是,这帅哥你不要我要啊~”

 

“想的美啊你,人家帅哥明显对人小可爱有意思,看那任劳任怨的样子。”

 

“哎呀,刚刚看这帅哥那臂力,小可爱以后惨咯~”

 

“哈哈哈,小可爱加油啊!”

 

一波接一波的调笑让君君红成了大草莓,羞的他急跺脚,“你们,你们别瞎说,别瞎说!才没有!”

 

傅成勋虽然红了耳朵,却依旧一派温润公子的模样,眉眼间笑意盈盈,“小可爱是说君君吗?”

 

“是啊是啊,你看君君多可爱!”小姑娘和身边一群朋友们连连点头,兴奋的附和着。

 

傅成勋将奶茶装好递过去,看了眼快冒烟的小老板,点点头,“嗯,很可爱。”

 

小姑娘们又尖叫起来。

 

君君也听见了,耳朵尖红的几乎透明,不管不顾的捂着脸蹲到了工作台下面。

 

这幅模样当然只会让人越发的想要欺负他,人群里的起哄声越来越多。

 

“哎呀老板娘害羞了,老板快去哄哄他。”

 

“叫什么老板娘,还没结婚呢,帅哥加油啊!”

 

“迟早的事情啊,是不是啊帅哥?”

 

傅成勋点点头,在人群的尖叫声中蹲下身子,揉了揉君君的头发,“君君,再不起来工作他们就没有奶茶喝了。”

 

君君又往旁边缩了缩,“你,你不许和她们一起笑话我!“

 

傅成勋笑意更甚,“我没有和她们一起笑话你,而且她们也不是笑话你,她们说的是实话。”

 

“……才不是,我不可爱。”闷闷的声音从臂弯里传出来,傅成勋消化了一秒,继而笑的眼角纹理渐深,原来该反驳的点是可不可爱吗?

 

“君君!”店外响起中气十足的一声。

 

君君立马不装鸵鸟了,“顾老师?”

 

顾老师理了理衣服,瞪着君君身边的傅成勋啊呸,是禽兽,刚刚她可是都听见了,想拱她家小白菜!美的你!

 

君君可没发现空气里噼里啪啦的火花,高兴的给顾老师开了后门,“顾老师你等等,我先给你做奶茶,后面的各位不好意思,稍等一下可以吗?“

 

人群里多少是知晓这二人家人般的关系的,不知道的也觉得有好戏要上演了,纷纷表示没关系,她们愿意等。

 

得了答案的君君高高兴兴的去仓库拿专门的材料去了,留傅成勋看着。

 

傅成勋看着君君一瞬间恢复如常的模样眯了眯眼,转眼看向被称作顾老师的人,对方正和周围那群小姑娘打招呼,眼神却是犀利的盯着他。

 

“你哪位?“顾老师双手环胸,抬了抬眉尖,一副老母亲护崽子的模样。

 

傅成勋笑点得体恭敬,“在下…额,我是傅成勋,顾老师您好。”

 

顾老师听着在下二字也没甚反应,只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不住打量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公子哥。

 

一分钟后悲哀的发现这人还真是好看,比远看着更好看,还是越看越好看型的,从上到下挑不出毛病,加上这一看就是名门大户出来的气质更是昭显不凡。

 

“年龄。”

 

傅成勋眨巴眨巴眼睛,到底乖乖应了,“28。”

 

顾老师摸摸下巴,比君君大,可以。

 

“职业。”

 

“之前是钱庄…银行?银行工作,现在和君君一起做奶茶。”傅成勋小心的措辞,这些还是之前君君教他的。

 

顾老师皱了眉,银行工作?这模样怕不是银行少东家吧。还能抛下公子爷不做来陪君君做奶茶,可以。

 

“多久了?”

 

傅成勋琢磨了几秒,意会到了其中含义,“一个月。”

 

顾老师低头回想了几秒,这一个月君君的确是等她下班买了奶茶或者直接送去她办公室就急匆匆的关门回家了,原来是因为这小子,啧,就这么被拱了?还是她不知道的情况下!

“那是个小傻子,对谁都好,而且心软较真,别人对他好一点点就掏心掏肺,容易被欺负。”

 

傅成勋敛了笑,“君君很好,我只有他,我会保护他。”

 

不过短短一句,却让顾老师接收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罢了,迟早要嫁的,顾老师伸出手,“你好,我是顾烟堂。”

 

傅成勋心下松了口气,他应该是过关了。

 

“顾老师,你的特制奶茶,还有就是生日快乐!”去了好久的君君突然冒出来,将一杯奶茶和一个小蛋糕递到顾老师面前。

 

顾老师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她生日啊!

 

看着眼前笑的一脸灿烂乖巧的君君,顾老师突然啪的一声拍在台子上,“我不同意!”

 

君君被吓了一跳,手里的蛋糕差点就甩了出去,辛亏傅成勋手快从身后扶住了君君的双手,才免去了一宗惨案。

 

“顾老师?“君君下意识的往身后缩了缩,越发的往傅成勋怀里挤。

 

傅成勋安抚似的拍了拍君君。

 

顾老师瞬间就炸了!“放开我家白菜!”

 

“顾老师,您吓着君君了。”傅成勋拿过君君手里的奶茶和蛋糕,放到顾老师手边,“您放心,在君君没答应以前,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人群里整齐划一的发出一声,“噢~~~~~~”

 

君君好不容易恢复如常的脸又漫上红潮,“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君君,你不明白我就说给你听。” 傅成勋却一反常态,拉住君君的手,察觉到君君挣扎就握的更紧,一字一顿的说道:“君君,我心悦于你,我想和你成亲,我想一直照顾你,你愿意吗?”

 

这是——求婚啊!!!

 

顾老师在一片震耳欲聋的尖叫欢呼声里丧失了语言,等会,怎么就直接结婚了!再看看自家小白菜,顾老师脑海里滑过几个大字——白菜没了!

 

君君低着头,脚尖无意识的磨蹭着地面,嘟嘟喃喃道:“哪有这么快的,而且明明是我照顾你,你个古代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电视都不会开,我才不要你照顾……”

 

傅成勋看着新鲜出炉的大草莓,满心满眼的爱意多的溢出来,他又靠近一步,“那君君一直照顾我好不好?”

 

君君这才抬起头来,红着脸也不忘豪气的拍拍傅成勋的肩,“好,以后我照顾你!”

 

人群里爆发出掌声和一片祝福声,甚至还夹杂着要亲一个的起哄声。

 

君君脸红的快滴血,傅成勋也有点不自然起来,虽然看着这样的君君他是想做些什么。

 

“你们不要闹了!我只是答应照顾他而已!”君君红着脸反驳,只不过招来更多的起哄声。

 

顾老师喝着特制奶茶,看着君君幽幽的补上一句,“你都说了这奶茶店是嫁妆,谁来谁是老板,还傲娇个什么劲儿。”

 

“顾老师!我说了这是聘礼!!”

 

————————————END————————————

我想了很多很多梗,最后只有这个梗码出来了,幸好赶上了,再次祝顾老师生日快乐!!!!

@诚挚想睡赵云澜 七老师,送你的画,请笑纳(´▽`)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宇是绝世大可爱!!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要单挑朱一龙!!!

我要挂个人,欺负北北三连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叫比A cup还平坦啊喂


什么叫龙哥塞了个瓶子啊喂


节操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北北要闹了!


(小声逼逼:所以北北你受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小丑不丑(上?)

今天的白马王子宇和龙哥的小丑表演,给了我双重暴击!所以文盲的我来乱写了!


无病呻吟系列,龙哥中间失踪后续黑化系列,没有文笔瞎写系列,想开车没开成系列(想哭)


总之,不负责任系列。


 @诚挚想睡赵云澜 七老师!送你的回礼!请不要嫌弃!(土下座)




——————以下正文————


“先生,买花吗?“

 

白宇闻言低头,一个抱着玫瑰花的小女孩正怯生生的仰着小脸看着他,黑亮的眼睛漂亮的像是黑珍珠。

 

白宇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像是月牙,他蹲下身子用手指点了点那娇艳欲滴的红色花瓣,“好啊。”

 

小女孩跟着笑起来,歪了歪小脑袋,“那你买几朵呢?”

 

白宇状似苦恼的点了点额角,在小女孩越来越紧张的目光下竖起食指,“那就买——所有的。“

 

小女孩眼睛一亮,高兴的欢呼,“谢谢先生!一共十块大洋。”

 

“不行~”白宇摇摇头,在小女孩失望的注视下有些搞怪的嘟起嘴,柔柔的哄着道,“这么漂亮的玫瑰花哪能就这么点钱呢。”说着摸出身上的钱票一股脑儿全塞给了小女孩,“这样才对吗。“

 

小女孩眨眨眼,握着手里厚实的一叠钱票欢呼着说谢谢。

 

白宇摸了摸小女孩柔软的头发,“我很喜欢花,以后都在你这里买花好不好?”

 

“好!”小女孩郑重其事的点头应道,看着白宇转身要走,又蹬蹬跑过去,“先生,给我几片玫瑰花瓣。”说完不等回答,就伸手摘下几片,转身跑了。

 

白宇看着跑远的小女孩,又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玫瑰花,心里想着就带回去给姐姐吧。

 

不想转身的空档就和人撞了个满怀,冰冷的液体撒在了玫瑰花上,沾湿了白色的衣袖,晕开一片暗色的水渍。

“抱歉。”白宇抬头看向相撞的人,不想望进一片夏夜星空,呆楞一瞬,才发现那是一双好看的黑亮眼睛,配着一张色彩夸张的脸。

 

是……小丑?

 

小丑画着夸张的红色弧度,但是白宇看见的是紧抿的嘴角,微微下弯,更有隐隐的委屈和心疼从那双眼睛里流出来,从自己的酒杯到他衣袖的水渍,然后睁着那双好看的眼睛看他。

 

白宇明白了,有些不好意思指了指小丑手里的酒杯,“我不是故意的,额,我现在不方便,明天你再来这里,我赔你这杯酒好嘛?”

 

小丑不说话,依旧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你不能说话?”白宇问出口惊觉失礼,抱歉的朝小丑笑笑,弯弯的眉眼似乎有些讨饶的撒娇。

 

小丑就这么愣楞看着他,依旧沉默。

 

白宇有些犹豫,琢磨着用词再度开口,“我叫白宇,就住在长巷。你要是不放心,就戴着这朵玫瑰来找我。”

 

小丑看着眼前的玫瑰,抬手接过。

 

白宇见他接了,扬着笑点点头当作告别,越过小丑匆匆往回赶。

 

小丑站在原地,直到白宇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里,才收回目光看向手里的玫瑰。

 

小丑随手扔掉了酒杯,低头嗅着玫瑰花韵出的甜香,心里都是那肆意阳光的笑脸,月牙儿弯弯的好看,指尖触及的温热暖到了看不见的角落,是最最温柔的模样。

 

小丑护着手里的玫瑰花,雀跃的等待着。

 

褪去喧闹的马戏团,手拿着玫瑰花瓣的小女孩看着今天格外开心的小丑也跟着高兴欢呼,小丑愿意给她表演。

小女孩看着小丑小心翼翼的将一朵玫瑰花放进怀里,她也把玫瑰花瓣递到小丑跟前。

 

小丑接过玫瑰花瓣,拿出早就藏好的糖果变戏法一样的递给了小女孩,看着小女孩的惊喜的模样跟着夸张的手舞足蹈。

 

第二天白宇依言去了相同的地方,遇见了卖花的小女孩,却没遇见那个委屈的小丑。

 

白宇搓搓手指,叫住了要走的小女孩,拿了一张银票给她,“你要是看见一个画着小丑妆的……额,大哥哥,你把这个给他,就说有人请他的。“

 

小女孩摇摇头,转身跑掉了。

 

白宇来不及反应,小女孩就已经拐进小巷不见了踪影。

 

白宇不明所以,只得进了之前的酒馆,将事情交给了酒馆的老板,他想着那么独特的一个人,总归是显眼的。

 

之后的日子白宇依旧会去买小女孩的玫瑰花,却再没见过小丑。

 

白宇每每看着小女孩黑亮的眼睛,总是会不合时宜的想起那张浓墨色彩的脸上,那委屈的夏夜星空。

 

然后他的日子开始变的……奇妙。

 

他的红玫瑰花束里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朵白色的玫瑰花。

 

他常去的书店里,他没看完的书里会有白色的玫瑰花瓣。

 

以至与回家在二楼的卧室窗口上看见白色的玫瑰花都不再惊奇。

 

偶尔夜晚的回程路上,偏僻的小巷,似乎有重合的脚步声回应,白宇停下回望,昏暗的路灯下只有他长长的影子。

 

白宇觉得自己多心了,包括一直有人在盯着他看的感觉也是。

 

直到有一天早晨,白色的玫瑰花被放在了他的枕边。

 

迷茫的白宇起身披上睡袍,手习惯性的去捞腰带,却捞了空。

 

白宇再次愣在了原地,他在回想,昨晚是不是自己将腰带弄丢了。

 

白宇想或许他该去找警察,然后说警察先生我的腰带被偷了,还被送了白玫瑰?

 

……上帝啊,他说不出口。白宇捂着脸,将想法摁死在腹中。

 

白宇开始留心起身边的一切。

 

他不去常去的地方,不去看没看完的书,夜晚买完玫瑰花就坐人力车回家,睡前将窗户紧闭。

 

他在清晨没看见枕边的白色玫瑰。

 

直到拉开厚重的窗帘看见一支白色玫瑰安静的躺在玻璃窗外。

 

白宇拉开窗户,外面是花园,两米高的护墙上喂着碎瓷片,他不敢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有这般的能力,就只为给他送白玫瑰?

 

白宇开始头疼,他不想出门。

 

但是天不遂人愿,北平的彪悍表妹硬是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拽着他出了门。

 

一天下来心力交瘁都不为过。

 

看着天色渐晚,白宇想起了那个小女孩,就干脆的拉着表妹向酒馆去了。

 

小女孩依旧在那里,看着白宇和表妹,懵懂的眨眨眼,“要买玫瑰花送这个姐姐吗?“

 

白宇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不是哟,这个姐姐不需要花。“

 

小女孩笑了,照例拿了几片玫瑰花瓣就跑走了。

 

表妹这才叉着腰柳眉倒竖的斥道,“你再说一遍!”

 

白宇当然不怕她,抬手拍了她的脑袋,“淑女,淑女点懂不懂,不然谁敢要你。”

 

两人笑闹着走远了。

 

巷角的阴影里,拿着白色玫瑰的手渐渐收紧,柔嫩的花枝不堪重负的扭曲,掉落。

 

白宇。

 

表妹第二天就走了,白宇也没再看见白色玫瑰,瞬间轻松了的他穿了套白色西装出门迎接久违的自由。

 

白宇照旧买完红玫瑰,转身在酒馆前再次看见了小丑,白宇瞬间笑开,他很自然的走上前去,像是许久未见的老友一般招呼,“总算见到你了,你还记得我吗?我还欠你一杯酒。”

 

小丑歪了歪头,好看的大眼睛墨玉一般的温润,带着浅浅笑意。

 

白宇也不介意,自顾自接话,“我让酒馆老板给你留了酒,你去了吗?”

 

小丑眨眨眼,摇了摇头。

 

白宇哈哈笑开,自来熟的拍拍小丑的肩膀,“走吧,我请你喝酒。”

 

小丑点点头,跟着白宇进了酒馆。

 

白宇也说不上是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个小丑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留洋回来的他从来不看出身,他更知道这个职业的辛酸,所以他想和他交朋友。

 

小丑依旧不说话,就眨着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白宇,时不时的点头,微笑。

 

白宇倒是享受的,他喜欢这样安静的交流。

 

不知不觉的多喝了两杯,察觉自己有些醉意的白宇和小丑道别,约定明天继续来这里,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请小丑和他去茶馆。

 

小丑跟着他出了酒馆,看着白宇和他再次道别,他没有说话,只是跟着白宇走了几步。

 

白宇理解了,“你想送我回去?”

 

小丑点点头,又摇摇头。

 

白宇不能理解,只好由着小丑跟着他,权当是小丑要送他回家,刚巧他也不想自己走回去。

 

一路絮絮叨叨的,白宇将最近的遭遇也一并说了出来,他问小丑,“你觉得是谁会这么无聊,千方百计的就为了送玫瑰花?”

 

小丑沉默着看着他,墨玉般的双眼越发深沉。

 

白宇没有发现,他拐了个弯进了暗巷,他的家就在暗巷尽头左拐的别墅区。

 

小丑跟在他身边,昏暗的灯光下映出两个长长的影子。

 

“我和你说,之前我也在这里感觉有人跟着我,害的我之后都没敢走这条路,都是叫车夫绕大路回去的。”白宇笑嘻嘻的说完,又觉得一个大男人这般说话有点丢人,就又转头看小丑,“你别笑话我啊。”

 

小丑依旧看着他,摇了摇头。

 

白宇觉得小丑有点奇怪,他太安静了。

 

白宇莫名的也不再讲话,不知为什么有点发冷,默默的加快了步伐。

 

直到走在暗巷深处,一段灯光照不怎么到的地方,不过三米的黑暗。

 

小丑停下了脚步。

 

白宇不明所以的也停下来回头看他,正正撞进一片漆黑的深渊。

 

小丑盯着他。

 

白宇被盯的头皮发麻,有一股寒意自身后散开,“怎、怎么了?”

 

小丑上前一步,白宇几乎条件反射的后退。

 

白宇看见了,


小丑自怀里慢慢拿出一朵白色玫瑰。

 

白宇的瞳孔剧烈收缩,呼吸都被堵在了胸腔里。

 

跑!

 

快逃!

 

白宇几乎记不清自己怎么动作的,刚迈出一步就软了腿脚,踉跄着稳住身形依旧一刻不停的向光亮处跑。

 

不过三步,就在灯光下,一只苍白的手捂住他的口鼻,甜腻的气味冲进胸腔,挣扎的手臂绷紧了指尖,也触不到那一点光亮。

 

陷入黑暗前,感受到的是耳边落下的带着酒气的湿热。




——————————end————————



本来想直接码车的………emmmmmmmm……总之现实是骨感的。